快捷搜索:

"一朵云累了,在山顶小憩",39岁放羊农民写的诗

他从小患病致残,无奈辍学,只醒目简单的农活儿,在山脚下放羊。

面对命运的坎坷,他选择与现实和解,用阳光和热心来充足自己的心坎。

他,便是来自河南舞钢李楼村子的村子夷易近,39岁的李松山。

面对命运的磨练,他为自己点亮了一盏灯,照亮了他蓝本并不完美的生活。

李松山:“深山里的牧羊者”

端午节前夕,在河南舞钢的端午诗会上,李松山受邀朗诵了他的原创诗歌《自画像》。

只管因为脑膜炎后遗症而导致说话不流通,他仍旧赢得了场下不雅众热烈的掌声。

李松山:我的心通通通直跳。

记者:那不是你自己写的诗吗?

李松山:是的,然则我怕羞啊。面对羊群,山岗,这才是我的天下。

朗诵会一停止,李松山就促回了家。正值夏忙季候,他家的4亩多麦子当天轮上了收割机。一边拿着镰刀料理地边上的麦子,时时时昂首看看天上的云层,他的诗句脱口而出。

李松山:这是收割机的疆场,它在麦田里驰骋,与光阴赛跑,与气象争抢,收割着农夷易近的盼望。

如斯豁达、自大,带着“文艺范儿”的李松山,仿佛早已忘却了不幸,眼中所见、心中所想都尽是美好。

李松山: 蒲月,我化身为镰,亲吻季候的锋芒。每一块云都蘸满深蓝的水,每一穗麦子都挂着金色的太阳。

临近正午,李松山家的麦子已经收完。得知记者来采访,他的老母亲热心地烧火做饭。几年前父亲因病去世后,李松山对母亲便加倍孝顺。虽然双手干活儿不便,但他照样和母亲抢着做饭。灶台前的繁忙,也被他描述得有滋有味。

李松山:盐和油在这里唱歌,土豆和番茄在这里舞蹈。我这个铲子便是一个批示棒,生活便是一首交响乐,妈妈便是我的不雅众。

料理利落的田舍小院儿里,主客围坐在一路用饭。李松山兴高采烈地拿起手机,拍了我们和采访设备,说要发到微信同伙圈给大年夜家看看。

到了黄昏,赶羊到山下去吃草是李松山很爱好做的事。他说,等羊长肥了,一只能卖到上千元,是家里紧张的经济收入。

李松山:吃着青草的你呀,不知道我的惆怅。盼着你长大年夜,又害怕你长大年夜,像自己的女儿,长大年夜了就要出嫁。

村子夷易近们放羊都带着水和干粮,而李松山却只爱带上书籍。对生活的热爱、对文学的追求,让他早已与现实和解,活得加倍坦然和乐不雅。

李松山:由于我找到了一种喜欢,便是翻翻书、写写诗。它(生活)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刻,又给你打开了一扇窗。

笑对人生灾祸 诗歌相伴前行

麦田里一起小跑,谈天时七步之才,李松山的乐不雅就像阳光,险些能让人忘怀那狂风骤雨般的疾病,溶解疾病曾经强加给他的苦楚。那么,他是如何一步一步从蒙受灾祸到战胜灾祸,从被生活磨练到点亮生活的?他的背后有着如何的故事?

只管从小就十分喜好读书,但小学四年级时,因患脑膜炎落下后遗症,影响到说话和行动能力而不得不辍学回家,李松山的命运就此发生了改变。帮父母做些简单的农活、到山脚下放羊,成了他生活的整个。

那时,两个姐姐和一个双胞胎弟弟都在上学,家里的日子很拮据,而昔时夜姐提出要辍学分担家庭重担时,李松山却急了。

李松山的大年夜姐李春英:我这个弟弟说,你看我想去黉舍都(去)不了, 你不能这样前功尽弃。

让姐姐和弟弟继承读书,替自己实现上大年夜学的贪图,李松山在鼓励家人的同时,自己也开始从新思虑人生。

对文学热爱从未改变的他,再次拿起了书籍。天天一边放羊一边看书,视野徐徐坦荡、心情也豁亮起来,他考试测验着与现实和解,用心去发明美好。

李松山:刚起床,推开门,一朵云累了,在山顶小憩。露珠驮着阳光,在枝条间奔腾。

听风、看雨,放羊、读书,山坡上的四时在李松山的心中绵延舒展。想到什么,他就随时用笔和纸记下来。

姐姐弟弟们发明他的喜欢之后,给他找来很多诗歌方面的册本。徐徐地,李松山找到了更得当自己表达感情的要领。妈妈头上的白发,邻家大年夜叔的微笑,山坡上的石子儿,树梢上的小鸟儿,他都试着用诗歌去描画。

李松山:瞅这个羊粪蛋儿,它是羊群播洒的玄色的珍珠。油滑的风把它赶向草丛,春天的时刻,它和青草一路欢迎曙光。

心怀美好,眼睛便看得见阳光。

李松山的天下从此妖冶起来,伤残的身段也有了生气愿望。

他学会了开三轮车往田里送羊粪,还能扛着新打的麦子到屋顶上晾晒,春种秋收和家务劳动都不在话下。如今的李松山,在生活中加倍自若。采访时代,上山下山他都抢着帮我们扛设备,纯挚得像个孩子。

李松山:在麦田里干活,在山坡上放羊,我还能健步如飞呢。我要向同龄人看齐,盼望我跟上期间的方式。

李松山和弟弟是双胞胎。弟弟大年夜学卒业后到浙江事情,早已成家。父亲去世后,弟弟多次要求哥哥带着母亲到浙江一路生活,但李松山却不乐意脱离老家那片山坡和羊群。

在越来越多的生活感悟中,李松山的诗歌表达出了更富厚的意义,用农夷易近的视角,平实的翰墨,抒发着他热烈的情怀。“山羊胡子”是他的笔名,如今在当地已小着名气,他的作品还被诗友们转发到收集,报刊、杂志也有转载。如今的李松山,照样那个在大年夜山里放羊的农夷易近,但他也成为了全新的自己,不只常常以诗会友,还能走出山外参加漫谈。

四个月前,文学刊物《诗刊》颁发了他的13首诗歌,并配发了专家的长篇新锐点评。

李松山:写诗只是喜欢,把地里的活儿照应好,不教我母亲担心,这便是我的希望。

记者:你感觉我们此次采访你,这个节目用一个什么标题对照好?

李松山:深山里的牧羊者,就好。

滥觞:央视新闻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